关灯
护眼
字体:

79.79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奈何黑粉太多啊。

    魏楚与人斗殴, 搞得自个儿一命呜呼,了解事情经过,还是魏楚自个儿惹得祸,按照商鞅所定之秦法, 有他好受的。可他现在还能好端端站着, 最大的原因,就是他那ssr爹。

    可见魏冉权势通天, 商君的棺材板儿都要压不住了。

    这都是前话, 总而言之, 现在的魏楚最大的问题就是,宿醉。

    自从昨天成功见识了千年前的酒烈程度,魏楚第二日醒来,脑袋一阵阵发晕, 只记得他白叔好像对他笑了一下,然后他就一头热的干了一杯,然后,然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可能是爹爹带他回来的吧。

    伺候他的奴婢看他起身,忙过来伺候,他不习惯别人在身上动手动脚, 伸手推了, 随口问道, “我爹呢?”

    奴婢道, “穰侯早就起身了, 这会儿在后院练武呢。”

    魏楚噢了一声, 穿戴好衣物,去了后院。

    刚踏进后院,只看一大腹便便中年男子,赤膊上阵,一把青铜剑舞的人眼花缭乱,只看身上肥肉抖动频率,足以见得此人运动量之大。

    看他爹一个回马刺,魏楚骤然叫了一声,“好!”

    魏冉看着平日起码得睡到中午的儿子这么早起来,还涉足平日从不来的练武场,顿时觉得神清气爽,拿起旁边一把青铜剑便丢给儿子,大喝一声道,“来,陪爹过几招!”

    然后……

    然后魏楚就被丢来的剑打倒了。

    魏冉,“……”

    在旁伺候的奴婢,“……”

    魏楚也很无语,你说你提前给个准备啊,骤然丢一把起码二三十斤的剑来,就他这小身板,没给压折喽都是好的。

    魏冉咳嗽一声,假装没有看见自家儿子颤颤巍巍举起剑的模样,接过奴婢手里的汗巾擦擦,随意道,“你后日便入军中,从甲士做起,跟你白叔好好干。”

    魏楚一惊,想起昨日在宣太后大寿宫宴上,自己被随口丢进了白起的帐下。

    秦法严苛,军法更是可以用惨无人道来形容,他爹结局不差,虽说被贬,但好歹保留了最丰腴的封地,有个善终,魏楚没什么大志,只想安安分分跟着他ssr爹好好过,守在他爹娘身边,替真正的魏楚好好尽孝道,在安稳过完这一生。

    可老天不给面子啊,一来就去白起的军队,这是要虐他的节奏啊qaq。

    魏冉喝了口茶,瞧自家儿子那模样,轻叹一口气,罢了,终究是独子,“我已安排你做白起的随侍,跟着他,就算是甲士,也松泛些。”

    魏楚一喜,却看他爹失望的样子,不免有些讪讪,只能随意找了话题岔开,“昨日给爹爹丢人了,劳烦爹爹带我回来。”

    魏冉眉头一挑,道,“昨儿可不是我带你回家的。”

    看魏楚一脸疑惑,魏冉解释道,“昨日是你白叔送你回来的。”

    哈?

    魏楚突然想起耳边的那一下又一下的心跳声,不知怎的,突然感觉有点热。

    魏冉没有发觉儿子的异样,只道,“你收拾收拾,去你白叔家一趟。”

    “去干嘛?”

    魏冉一个眼神扫过来,轻哼道,“去道歉!”

    早前白起登门,做足了礼数,自家儿子还是罪魁祸首,不登门致歉,委实说不过去。

    魏楚缩了缩脖子,悻悻答应一声,转身走了,魏冉看着儿子的背影摇了摇头,身旁伺候的奴婢凑上前来,轻声道,“穰侯,太后该等急了。”

    魏冉穿上衣服,等着奴婢替他整理着装。

    “知道了。”

    这头,魏楚坐车到了白起府上,门子早就看到了人,进去通报了。

    不多时,白起亲自迎了出来,可能因为在家中的缘故,他并没有穿着甲胄,只穿一身素色常服,比起身穿甲胄的肃杀,多了几分儒雅与贵气。

    魏楚下车几步上前行礼,白起虚扶他一把,等魏楚顺势立起,却并未放手,而是握着他的手臂,牵他入府。

    “宿醉可好些了?”

    白起的声音很轻,咬字很清楚,因为身高的原因,微微低下头,附在他耳旁不远处,两人挨得及近,就连语气,似乎也多了几分暧昧的味道。

    魏楚悚然一惊,自己怎么会脑洞开到那里去了,连忙回神,像个晚辈似的谦和道,“多谢白叔昨日照顾,楚以无大碍。”

    白起挑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