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结局【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青茂医院事件后的很长时间内,发生了很多事。

    在某个极小的圈子内忽然爆出,国内曾经的一代商业枭雄,九鼎会秩序的创始人岳中原,因涉嫌经济和刑事犯罪,被司法机关正式批捕,这个消息令所有了解岳中原背景的圈内人都大为惊讶。

    更叫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往岳中原背后捅刀子的,赫然是和岳中原相交莫逆、且利益相连的至交沈国涛!

    甚至,沈国涛还向警方自首坦诚了自己从发迹之时,和岳中原之间的种种灰色黑色利益输送!

    还有青茂集团这些年所发生的医疗负面丑闻,沈国涛将这些污点统统揽到了自己的身上,向社会公众诚恳致歉的同时,发布公布,辞去青茂集团董事长的身份,将名下所有股权转让给三个子女。

    鉴于他的自首和检举功劳,后来法院在审判时,给予了五年有期徒刑。

    但在执行到第三年的时候,由于沈国涛的身体状况急速恶化,最终保外就医……

    当然,这都是后话。

    总而言之,沈国涛的自我牺牲,却是换来了青茂集团逐步转型的时机。

    接掌大权的沈一弦,纵横捭阖、励精图治,继续着祛除荼毒、全面革新的进程,虽然利润逐年的减少,但这个曾经所有血液流淌着罪恶因子的商业帝国,正在一天天的焕发生机。

    谁都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岳中原一倒,拔萝卜带出泥,包括沈国涛、马金彪在内的一大批国内知名企业家被广为牵连,带走的带走,约谈的约谈,拘捕的拘捕……一时间,国内自上而下的权财名利圈,爆发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地震!

    倒下了一大批,站起来也有一大批,这场大洗牌之后,像沈一弦、顾长垣、裴灵、沐云殊这一批商界新人,正逐步成长崛起,活跃于主流舞台上,开始迎来了属于他们的时代。

    这其中,不得不提温峥嵘这号人。

    这位少数知情人眼中的九鼎会傀儡代表,不仅在岳中原垮台的漩涡中全身而退,而且还在九鼎会的势力瓦解时,吸收了不少残余资源。

    这其中,到底掺杂了什么内部交易和合作,就远不是外人可以探查到的。

    倒是私底下有个谈资传闻,说是从那以后,哪怕温峥嵘一度成为国内顶级豪绅,对于钓鱼这活动也是反感至极,好像是有了什么深层次的心理阴影。

    但这并不妨碍温峥嵘干一些比较有良知的“事情”。

    而后,在李东升、沐怀远等人发动的金融圈恶意收购计划中,温峥嵘振臂一呼,发动国内众多精英界名流,并联手沈一弦、顾长垣和沐云殊等人,开展了一连串的抵抗反制措施。

    在水木集团这些金融财阀,在以万桂芳为首的实体制造业,一轮轮的金融战役陆续打响。

    最终,惊动了中央,由证监会高层在公开场合正式表态,反对野蛮人强盗式的恶意收购政策!

    “用来路不正的钱,从事杠杆收购,从门口的野蛮人变成了行业的强盗,这是不可以的。挑战了国家法律法规的底线,也挑战了做人的底线,当你挑战刑法的时候,等待你的就是开启的牢狱大门。”

    正是这句一锤定音的话,结束了这场旷日持久的纷争,也彻底击溃了李东升、沐怀远等投机者的狼子野心,之后,更是被声势大振的同盟军打得节节败退,兵败如山倒,就此元气大伤、一蹶不振。

    到了后面,先是李东升被高层领导立为杀鸡儆猴的标靶被查处逮捕,然后沐怀远和沐云臣父子不知因为什么事闹的,竟反目成仇,公开了撕破了脸皮,互相举报控诉,最终双双进了监狱里面壁思过。

    金融圈人士百思不得其解,反倒是娱乐圈公仔捅出了内幕爆料,说是沐怀远的情人冯雅萱和沐云臣勾搭成奸,眼看大船要沉,就合谋要篡夺沐怀远的产业,结果制造了这场人伦惨剧,冯雅萱则携着巨额财产跑了。

    真真假假,众说纷纭,总之,世界清静了。

    看似正义战胜了邪恶,但是,在这利益至上的年代,黑与白,远不是可以用吃瓜群众的耳濡目染来定义的。

    这个世界,永远都没有明确的公义。

    但这点又貌似不太重要了。

    套用一句心灵鸡汤:只要阳光能继续普照大地,美好的希望总是存在的。

    ………

    时光飞驰,一晃又三年。

    岁月总是对少部分一些人怀有特别的眷顾。

    比如漂亮又聪明的女人。

    比如孙舒洋。

    海归高材生,金融女诸葛,还有一连串大财阀大企业的头衔履历,孙舒洋无疑活出了一个优质女性的完美人生。

    当然,完美中,难免会有残缺。

    比如她的爱情婚姻。

    就是有了残缺漏洞,导致太多的追求者削尖脑袋想趁虚而入、一亲芳泽。

    挥斥方遒的大佬,意气风发的精英,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总之,这些年环绕在她身边的苍蝇实在太多了,闹得她耳根子难得能清静。

    一次和某位摩根大通执行董事的晚餐会谈,孙舒洋又给风华人寿日益上扬的业绩添加了绚烂一笔,可是刚举杯准备庆祝一下,那位华尔街华人圈的天之骄子就发出了更深层次的“私人合作邀请”。

    孙舒洋的莞尔笑意中,带着无奈烦恼。

    事实上,从接洽到谈判的这段日子,这位天之骄子的坚韧不拔,除了体现在商业领域,在爱情领域也诠释得淋漓尽致。

    每天各种鲜花、红酒和香水的殷勤赠送,以稳定规律的邀约,而且每次借口都不重样,譬如去打高尔夫、品酒会、名品发布会,譬如精英论坛、名流座谈会、学术发布会,总之都是一些足以引起高端女性兴趣的高端活动,可比那些满身铜臭味的商人强多了。

    甚至,即便被拒,天之骄子也不死缠烂打或者灰心丧气,而是以恒心毅力不断追求,诚意满满、爱意滔滔。

    但是,周旋了俩月,孙舒洋见委婉攻势实在不奏效,只好采取了一次性摊牌。

    望着这张极具魅力和深情的俊朗脸庞,孙舒洋径直道:“我被人包养了。”

    天之骄子的脸色眼看要垮了,但还是很有涵养的笑道:“sherry,其实你没必要这样,如果我的举动给你造成了困扰,那么我可以立刻撤退,你没必要编造这样糟糕的借口,既侮辱了我的智商,也侮辱了你的名节。”

    “我从来不将宝贵的时间浪费在玩笑上。”孙舒洋从容微笑:“我确实是别人的情人,见不得光的那种。”

    天之骄子定定的看了她半响,确认她是认真的,深深叹了口气,用西方人一贯方式,抬手苦恼道:“太让人不可思议了,你这么一位成熟优雅又有品味的女性,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路,而且你还是那么的自强自立,不应该这样的,sherry,我宁可你坚决的拒绝我,也不希望你这么耽误你自己。”

    “谢谢你的赞美和惋惜,但是……我觉得我不需要这些。”孙舒洋轻轻摇晃着高脚杯里的液体,歪头笑道:“因为我很满足于这样的身份,也很满足那个男人带给我的东西。”

    “他能给你带来什么?金钱、地位还是……”

    “尊重。”

    孙舒洋很笃定的道,神采奕奕:“我打个比方吧,你和先前追求我的那些男人,无论你们是抱着什么心态,但都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你们习惯性的会设定一个追求我的成本,金钱、时间、精力还有感情,都属于这个成本的范畴,而得到我,则属于所谓的收益……或许你花在我身上的金钱成本不算最多的,但你的时间、精力和感情成本,绝对属于佼佼者。”

    “但我这个佼佼者,还是抵不过那个给予你尊重成本的男人。”天之骄子苦笑道:“但在我看来,他如果真的尊重你,就不会这么委屈你……”

    “是啊,肯定是有委屈的。”孙舒洋有些得意的扬起下巴,笑道:“但比起他给我的尊重,这些就微不足道了,而且我要申明一点,尊重不算成本,而是一种无视成本的付出。”

    “成本总是有个限度的,你们现在看中我具备的各方面条件,自然而然会设定一个成本限度来追求我,一旦过了这个限度,就该打退堂鼓了,甚至,等我年老色衰之后,花在我身上的成本还将持续锐减,说白了,我在太多男人眼里就是一支只能短期观望再不断减持的股票,等跌破大盘,就该抛售止损、调仓换股了。”

    “但是,真正肯给予我尊重的男人,即便我这只股票跌爆仓乃至退市了,也会义无反顾的继续持有,没错,我是个理性理智到极致的成熟女人,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就得相应付出等额的代价,只有共同一致的利益才能将我和其他人绑在一块,而现在,有个男人在我身上投资付出了这么大的成本,那我只能以身相许咯。”

    天之骄子怔怔的听完这番诡异荒诞的理论,依旧有些不甘心的道:“如果我说,我也愿意不计成本代价的投资在你身上,你相信么?”

    “我相信,你和其他追求者不一样,如果和你一起,生活应该会很有乐趣,你是一个很nice很有担当的优质男人,否则我也不会耐着性子跟你阐述这么多的心事秘密。”孙舒洋嫣然一笑:“可惜啊,你现在再想投资我,太迟了,我这只股的价位已经被抬得太高了,你再想效仿他,付出同样的代价,怎么可能接盘呢?”

    “喔,真是太遗憾了,等于是说我入市太晚了,如果再想接盘你这只股票,这成本高得已经看不到有多少收益了是吧?”天之骄子听懂了,也明白了,也认输了:“好吧,sherry,虽然我依然不太赞同你的选择,但我愿意尊重你的选择……而且,在我们谈判到最关键的时刻,你还愿意这么开诚布公,而不是为了金钱利益、虚情假意的周旋,就冲这点,你就值得获得我的尊重!”

    “谢谢你,祝福你也早日找到一支足以令你不计成本持有的长期股票。”孙舒洋举起红酒杯和他碰了一下,一仰而尽。

    “对了。”天之骄子忽的想到什么,笑问道:“那位不计成本的幸运持有者,接下来还会把你的股价抬得更高么?”

    言下之意,是问那个男人,还会愿意再给予孙舒洋多少幸福和满足。

    “这得看他的本钱了,问题是,我都不知道他的本钱到底还有多少,或者说,还能不能掏得出来……”孙舒洋感慨一笑,眼眸深处多了几分深沉的柔情……

    ………

    “俞小姐,此次您的导演处女座《心花路放》,首周票房破纪录夺冠,请问有何感想?”

    “据传言,说此剧本是您根据一位挚友的经历而改编的,能否透露一下?”

    “还有人说,影片里的某位女主角,也依照您个人的原型杜撰的,是否真的?”

    一场盛大的庆功会上,面对此起彼伏的镁光灯,俞沁怡从容有序的应对着:“首先在这里,我要感谢一直以来圈内外各位友人的支持和协助,还有一直支持我鼓励我的粉丝,当然,少不了得感谢我那位深明大义善的母后大人,愿意把给我攒的嫁妆钱全投到这部片子里,这不,嫁妆钱很快要翻本大赚回来了。”

    台下传来一阵善意的哄笑声。

    俞沁怡捋了一下头发,又道:“至于剧本的灵感来源,没错,确实是从我一位挚友身上得到的启发。”

    “那位挚友的经历,也像男主角那样的情路坎坷?”有记者问道。

    “可能吧,他可能就是情路一度太坎坷了,导致对爱情乃至生活都迷惘了。”俞沁怡的笑容陡然平添了几分深意:“好在,他现在已经熬过来了,据说他碰见了一个不错的医生,给治愈好了。”

    “像影片里的男主角一样,最后成功走出阴影了?”

    “怎么说呢,在我看来,无所谓有没有走出阴影这一说法,比如每个人一生中,或多或少都有各种阴影的存在,很多人都说时间可以治愈一切,久了也就淡了没了,但问题是,无论怎么否认抗拒这个阴影,它依然存在着,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正如影片男主人公最后说的,阴影也是人生的一部分,无论走不走得出来,都要以平稳心态去接受,只有抱着这样的心态,才能迈向未来。”俞沁怡苦笑道:“我说得太抽象了,你们能理解么?”

    “大概能理解一些,那如果换做是你遇到这样的情况,会怎么面对呢?”

    “影片里有段台词不都说了吗,遇到问题,正面面对。”俞沁怡俏皮一笑。

    “有传闻说,你先前几年一度有过一些心理方面的问题,难道……”有记者不识趣了。

    “没错,是有过这么一段难熬的阶段,不过我也能正面面对了。”俞沁怡倒是很坦诚大度的回道:“人生就是一条远行旅途,总会遇到一些磕磕绊绊,事业的,感情的,或许会把人打得遍体鳞伤、萎靡不振,但只要坚定了方向目标,总会一步步走回正轨的。”

    “那爱情呢,俞小姐有没有考虑过这件事了?”

    “当然有了,毕竟岁数实在不小了,家里的母后大人都绷不住了。”

    俞沁怡笑道:“但我还是会坚守等待,等到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出现了,就让他陪着他一起走,给我遮风挡雨、引路指路,一起抵达人生终点,最后我也奉劝那些像影片主人公那样还在寻找和忘记的朋友们,这世上本就没有放不下的人,只有走不尽的路。”

    “喔,刚刚还有人问,影片里哪个女主角是以我为原型塑造的吧?”俞沁怡很认真的想了想,道:“如果非要明确说一个,那应该就是主人公的前妻吧。”

    记者们面面相觑,眼看实在跟不上这位的思维套路,索性将话筒转移向了其他明星,比如花边明星Jessica,此次她突破自我,在影片里饰演一个和主人公邂逅的特殊服务人员。

    等庆功会结束之后,经纪人徐芳陪着俞沁怡上车之后,忍不住抱怨道:“你其实没必要扯那么多玄乎的话题,等会人家都该以为你真是精神出状况了。”

    “管他们呢,我自己高兴就成,现在的我,可没兴趣再天天演戏给人看了,为所欲为、只做真我,多轻松自在。”俞沁怡很任性率真的笑了笑。

    “我是管不住你了,不过回头上公司股东大会时,你还是稍微收敛一些吧。”徐芳无奈道。

    “放心吧,那些股东巴不得我多炒出一些新闻,吸引关注,回头更方便融资上市嘛。”俞沁怡伸了伸懒腰,沐浴在温煦的阳光中,笑道:“你回头找机会跟魏荣那家伙说,等影片下映之后,按对赌协议把我该得的那份拿来,接下来大家准备散伙,我早不看爽他那一幅唯利是图的嘴脸了。”

    “你一定要这样吗?好歹魏荣在娱乐圈的关系比较厉害……”

    “我稀罕他的那点臭关系啦?”

    俞沁怡挺傲娇的道:“别忘了,我还有给我撑腰的那位呢。”

    徐芳扁嘴不说了。

    “对了,徐姐,回头给我订一张明早去大理的机票,我又想去洱海边晒一整天的太阳了。”俞沁怡一边笑得洋洋自得,一边用手机打开了一张照片。

    白漆砖块墙壁上,镌刻着一行文字:俞沁怡爱宋世诚。

    ………

    “哎哟,慢点跑,你们两个,别又摔了。”

    庭院里,一男一女两孩童在嬉戏奔跑着,林美珠跟在后头,招呼佣人快帮忙盯着。

    结果还是晚了一步。

    男孩跌到滚在了草坪上,放声哇哇大哭。

    女孩停下站在旁边,眼巴巴瞅着,嘀咕道:“真没用!羞不羞!”

    男孩哭得更厉害了,撒泼打滚。

    林美珠无奈过去抱起来,安抚了一通,然后教育女孩道:“你这当姐姐的,让着点小弟弟嘛。”

    “外婆,他老是抢我东西!我有什么好东西,他就爱抢。”女孩趁机告状道。

    林美珠脸色讪讪,只能和稀泥。

    “不许哭了。”

    这时,沈国涛坐着轮椅被推过来,板着脸道:“沈家的男孩子,受一点委屈就哭哭啼啼像什么话!”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