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8 浪漫沙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咱紧接上文继续为大家讲述暗界战皇柴桦的故事——

    咱上回书说到,那么晓萌是怎么来的小洼里派出所呢?就是因为车政委送给柴桦的那部华为手机!

    晓萌心事重重,陪着父亲说事儿,忽然茶几上的那部华为手机响了,而且是孟庭苇的《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这首歌曲,众人都看向了这部手机,足足响了一分多钟,晓萌总算是拿起来了,看了一眼宋茜,而宋茜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儿,晓萌这才摁下了接听键——

    “喂,柴桦,没有事儿,我就是试试手机怎么样。”手机里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喂,柴桦,说说话,听听这个通话质量怎么样,这可是老领导亲自送你的啊,专门为你定制的,有分量吧?有内涵自然有分量啊!哈哈哈哈,喂,柴桦,说话啊,怎么了?吃饭?拉屎?吃饭还是拉屎,都得说话啊!”

    “请问——”晓萌终于搭话了。

    “喂!你,你是谁?柴桦呢?让柴桦接电话!”对面的声音有点儿发懵的感觉,很急切地让柴桦接听电话。

    晓萌听出来了,看来这部手机不是什么赃物,是柴桦的什么“老领导”送的,还是专门给柴桦定制的。

    “我,我是柴桦的——朋友。”

    “哦——那请柴桦接听电话吧!”中年男人沉吟了一下。

    “嗯,他,他不在这里了,他被抓走了!”晓萌下了一下决心,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他,柴桦被抓走了?被谁抓走了?怎么回事儿?”对面男子发急了,急促问道。

    “他被小洼里派出所抓走了,说是偷什么黑卡。”晓萌快速将情况介绍了一番。

    “哎,晓萌姑娘啊,哈哈,放心,柴桦没有事儿的,半个小时之后,麻烦你去小洼里派出所去接一下柴桦吧,”而半个小时之后,当晓萌的车开进派出所的时候,武警也是满院子了。

    咱书中暗表,这打电话的就是车政委,他接了电话之后,立即布置雄飞去把柴桦接出来,他以为凭雄飞一个分局副局长会很痛快就搞定的,结果事情却愈演愈烈最终成了这个情况了。

    在车政委、雄飞悲催地配合小领导进行甄别活动的时候,柴桦已经开始陪着晓萌在沙滩上放烟花了!

    柴桦回来之后,就把那不合身的工作服还给了目瞪口呆的白案师傅杜泰达,并且从自己的那间杂物屋里翻出了两个大烟花,喜滋滋地和晓萌到马路对面的沙滩上去放了。

    烟花弹咚咚咚地一个个升腾而起,夜空也璀璨起来了,晓萌孩子一样的在沙滩上雀跃着。

    两个大礼花弹,足足放出了近百个礼花,夏夜里,沙滩上最多的就是情侣了,很多都不禁驻足观看了,似乎也被晓萌的欢乐所感染了。

    还不待柴桦打扫战场呢,晓萌忽然抓起了一把沙子,朝着柴桦的身上就扬了过去,然后就是咯咯咯的沿着沙滩跑起来了。

    柴桦是不吃亏的人啊,哪能放过呢,于是也在后面追赶起晓萌来了。

    晓萌忽然停下了,踩起了水花,朝着柴桦溅去,直弄得柴桦的大裤衩子前面都湿透了。

    柴桦是狂叫着,挣扎着,反击着——当然最后落败的还是柴桦了。

    今晚的晓萌,是一身碎花连衣裙,也都湿透了,紧贴在了身上,曲线玲珑的,让柴桦真是有点儿喷血的感觉了。

    而晓萌也好像是故意的似的,还经常提起裙子,那白皙的大腿在月光下更加的迷人了。

    此时的柴桦,反应已经是极其迟钝了,被晓萌给残虐得一败涂地了。

    最终,晓萌昂着胜利的头颅走在前面,而柴桦是一身的狼狈相拿着燃放完毕的大礼花弹,二人一起往回罗纳河谷庄园走回去了。

    这就是浪漫吧。

    那位说了,柴桦怎么这么好心情啊?和佳怡、雅茹时候怎么从来没有过这样呢?这个问题问对了,这就是柴桦的顿悟吧——和佳怡、雅茹的时候,只是小暧昧,但是从来没有这样花前月下的浪漫过,因为柴桦总是感觉自己时间不够用似的,总是在忙碌着。可是当最终失去了雅茹、佳怡不见了之后,柴桦这才有了这种遗憾——要珍重人家,就得花时间浪漫啊!今天认识了晓萌姑娘,怎么从晓萌身上看到了佳怡与雅茹的影子呢?也就是说,佳怡与雅茹的很多的记忆都在晓萌的身上闪现了,难道这就是上天把晓萌派来的吗?

    不管怎样了,得好好陪陪这个好女孩——善良的女孩,今天上午那一声“不许打人”看到了晓萌的勇敢与正义,今天晚上孤身一人去派出所接回柴桦说明了晓萌的重情重义,如此好女孩,有什么理由不让人家快快乐乐呢、

    回到了罗纳河谷庄园,此时庄园草坪上是一派忙碌的场景,那是一家婚庆公司在布置场地,为不影响营业,都是晚上9点之后才允许施工的,而这些辛苦的婚庆人有可能要忙碌到下半夜的。

    “这些人就是为了明天婚礼的那精彩一瞬啊!”柴桦驻足,不禁深深感慨了,“其实人生何尝不是如此呢?我们很多时候的辛辛苦苦,不就是为了生命中的那辉煌精彩的一瞬间吗?”

    而晓萌并没有答话,她只是欣喜地从人家婚庆公司花艺师的工作架上拿起了一支百合,放在了鼻边,夸张地贪婪地嗅起来了。

    “喜欢花吗?”柴桦也拿起了一支把玩着。

    “嗯,最喜欢鲜花了!大姐,明天婚礼结束后,能不能送给我一束百合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