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一章 巧夺一城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果不其然,彩果晌午,李素好便带来了圣旨,宣墨雪夕和江月觐见。挣了了一下,几人便来到了宫中。显然,这气氛不算融洽。见他们进来,所有的视线都落在了他们的身上。

    “儿臣(臣妾)参见父皇——”

    “起来吧,来人,赐坐——”

    “谢父皇。”

    直到落座,江月这才打量起几人来。在他们正对面的那个人,一身华服,头戴珠玉,手执玉球,如此好玉又坐在此座,定然就是南昊王最宠爱的皇子皇甫明镜了。在他的走手边的那个身形魁梧的人,右手上有一道长形的刀疤,无疑是三皇子皇甫祁连了。剩下的那个男子,肤色过白,嘴唇皲裂,一看便知是长年被病魔所扰,在南昊,得以柔诸葛称号的南昊丞相柳奕与。

    就在她打量几人时,他们同样在打量着他们。雪王墨雪夕风姿俊朗,不禁让人赞叹惊奇,只可惜是一个命不久矣的病秧子不足为惧。而雪王妃江月,天姿国色,确有圣女的风范,看来也是一个深闺妇人而已,也是根本不值得他们这么兴师动众。

    如此,这一次是囊中取物,易如反掌了。想到这,几人不由得放下了戒心,脸上也多了一丝笑意。

    这时候,轩舞皇淡淡开口道:“夕儿,月儿,这三位是从南昊来的使者。他们远道而来,一为恭祝你们新婚大喜,二来嘛……”

    “哈哈哈……”皇甫祁连突然大笑起来,打断了轩舞皇的话,挑衅的扫了一眼众人。最后,他的视线落在了墨雪夕的身上,眼中尽是鄙夷,讥讽道:“雪王身体羸弱,还能赏脸前来,实在是我等的荣幸啊。而我南昊丞相柳奕与也同雪王一般,却是名声在外,看来你们是有的话聊了,哈哈哈……我皇甫祁连就是粗人一个,说话直爽,若说了什么,或者无意中冒犯了雪王,还望雪王不要见怪啊。”

    好一个皇甫祁连,不仅贬低了墨雪夕,抬举了柳奕与,还借故嘲讽了轩舞一番。他的言外之意,旨在说明,我们能来轩舞,是尔等的荣幸,开战之心昭然若揭。

    江月什么都能忍,就是不能容忍他人诋毁墨雪夕。这口气,若是不出,岂不是怕他了吗?刚想发话,墨雪夕却握住了她的手,嘴边浮起了一抹浅笑,示意她不用担心,这才转过脸来对着皇甫祁连说道:“皇甫皇子的豪迈实在令人赞赏,素问南昊人独当一面,甚是英勇,不知道传言是否为真呢?”

    “那当然。”皇甫祁连一脸自豪的说道,“我们南昊人自是其他人比不上的。”

    “呵呵——”墨雪夕轻笑出声,宛若风铃,让人为之一震。皇甫祁连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刚想开口,却听他说道:“即是这样,按照皇子此番话看来,南昊求和于轩舞,每年向我轩舞进宫丝绸和货物,不就是表明了我轩舞之民众更是英勇。只是……”他顿了顿,欲言又止的看向皇甫祁连。

    “只是什么?”

    “皇甫皇子拿柳丞相和本王比,有些不妥。”

    “为何不妥?”

    墨雪夕看了一眼柳奕与,转过来,叹了一口气,一副替柳奕与不平的口气说道:“皇子皇子应该早已知晓,本王只是个卧床不起的人,拿丞相和本王比,不就是在说你们南昊无人,贬损了柳丞相吗?本王曾被神医语言断然活不过二十岁,柳丞相只是偶感风寒体质虚弱了些,皇甫皇子硬是把我们放在一块比较,不就是在说柳丞相也活不过今年,命不久矣了吗?哎……我实在是替丞相不值呀。难不成,真的是这样吗?”

    江月狠狠捏了捏他的手,什么将死之人,就算只是说说,她也不允许他这么说。

    感觉到她的心思,墨雪夕很识趣的反握住了她的手安慰她,他才不想让他的月儿不开心。

    “你胡说!”皇甫祁连涨红了脸,脱口而出。

    “不是啊?”墨雪夕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转头看向柳奕与。“柳丞相,你看呢?”

    柳奕与早就憋了一口闷气在心里,这皇甫祁连不但头脑简单,还诅咒自己,不难让他不想到自己如今在南昊的处境。手指微紧,他淡然一笑,“多谢雪王关心,奕与身体还行。”

    “那当然了,他可是我南昊的丞相。”皇甫祁连得意的道,“若没有我南昊王的准许,丞相又怎可仙去。”

    听到这,柳奕与的脸色忽的一变,又瞬间恢复了。

    “是吗?”墨雪夕若有所思的道,刚才的转变他尽数看尽眼中,想不到竟让他发现了这么大的秘密,南昊果然是等不及了。他皱了皱眉,语气中尽是担忧,忙对轩舞皇说道:“父皇,只是可惜月儿昨日在众人面前发誓从此不再行医,要不然便可替柳丞相号一下脉,诊治一番,让丞相早日免除病痛。我轩舞一向重视人才,像柳丞相这样的旷世之才,不该被这种小病缠身。”

    轩舞皇心中甚是愉悦,这样的墨雪夕,他还是第一次见,好,好,有他当年的风范。面上却露出了一丝难色,两父子配合得天衣无缝。“这、这个,哎……”顿了顿,他刻意看了一眼柳奕与,才继续说道:“只是让人召你进宫,不曾告诉你缘由。这次南昊使者进宫,便是为了你的雪王妃而来。”

    “什么?”墨雪夕“惊讶”出声,转过来问道:“不知南昊皇子这番前来,所是为了本王的王妃何事?”

    江月险些笑了出来,她从未见过这样的他,狡猾如狐,一点也不肯吃亏。若不是去当戏子,倒是少了一个人才了。

    他只是说了一句南昊皇子,眼睛看着皇甫明镜。皇甫明镜刚想开口,却听皇甫祁连说道:“当然是要雪王妃为我南昊太后治病了。”

    “这……”墨雪夕迟疑了一下,叹了叹气,“皇子怕是来晚了一些。想必三皇子已经在路上听说了,昨日本王的孩子遭到贼人之手,若是没能找到下毒之人,月儿便不会再医治任何人了。”

    “难道你不想医吗?”皇甫祁连大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难不成轩舞就是这样对待盟国的,竟然要见死不救。”

    没想到,墨雪夕没有丝毫的恼怒,这让几人有些疑惑起来。传闻轩舞雪王性格温润,原以为只是个娇惯软弱的公子,想不到这般沉得住气,倒是出乎他们的意料了。

    见众人看着他,皇甫祁连乱了阵脚,他没想到会是这样,和预先的打算差了十万八千里。“为什么不说话,难道雪王想要两国交战才罢休吗?”他随手拿起了一个斟满美酒的玉杯,朝着墨雪夕扔了过去,美酒尽数溅了出来。他坚信,这一杯茶定然会泼到他的身上,到时候再来个无心之失,谁敢拿他怎么样?

    所有人都抱着手等待墨雪夕出丑,可是,下一秒,所有人都怔住了。只见墨雪夕执起了一个空玉杯,运起内力将它掷了出去。玉杯一滴不落接住了美酒,在空中轻敲了一下另一个杯子,两个玉杯便齐齐落到了皇甫祁连的桌上。

    “皇甫皇子大概是太紧张了,这一杯酒是我敬你的。”他云淡风轻的说道,仿佛刚才的挑衅真的仅仅只是一个意外而已。

    好强的内力,皇甫明镜心中大为惊叹,对墨雪夕再次改变了看法。他坚信,若有一天两个真的交战,墨雪夕定然会是南昊最大的强敌。

    皇甫祁连怔怔的坐回了位置上,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后背冷汗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