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10)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三日后,紫宸身体已经大好,可还是昏迷的时候居多,瑶音不放心便终日陪伴左右。雪卿偶尔来探一次,见到蓬头垢面的她便是一脸嫌恶,“你再不去洗个澡,身上的味儿就能熏死他了。指不定就因为这个他才不愿意醒。”

    瑶音闻了闻,发现确实是有些味道,“劳烦雪卿大人替我照看一会,我去去就来。”

    “去吧去吧,好好洗洗,不用担心紫宸了,烧掉几根毛而已,没事。”

    “……”

    瑶音满脸黑线,虽然犹疑,却还是回到寝宫梳洗了一番。梳洗完毕再次来到紫宸的房里便见紫宸穿着亵衣坐在桌前,虽然面带倦容,却与雪卿相谈甚欢,同桌的还有青帝慕君。

    瑶音突然觉得这番场景让她有点想哭,于是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没看错后便强作淡定的走进去,“宸宸你醒了?还疼不疼了?”

    紫宸和煦一笑:“不疼。”

    “那就好……”

    “雪卿上神和慕君上神同我说这些日子都是你终日陪伴在侧,辛苦夫人了,我已经没事了。”

    “我们是夫妻,这是应该的。但是,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就出去一会,你就好了?”瑶音看向慕君雪卿二人。慕君咧嘴一笑:“多亏本上神从天君那弄来了对昏迷之人有奇效的月树花蜜,妙药回春。”

    “月树花蜜?那不是风摇筝的宝贝么?”

    慕君呵呵一笑,有些尴尬,“呃,风摇筝是天君的女儿,从她那拿来的跟天君那拿的,没什么差别,是吧?”

    “你就别骗她了,这本就是风摇筝赠的。”雪卿叹了口气,一脸嘲弄,“看不出来吗?紫宸英雄救美,赢得了美人心,于是风摇筝芳心暗许,托天君设下了鸿门宴,看样子是要赐婚哦。”

    “赐婚?”瑶音目光灼灼,看向慕君。慕君被她盯得不行了,只得摆手道:“好吧,事实就是这样,天君设宴今晚召见紫宸,至于是假表彰还是真赐婚我就不知道了。”

    坐在一旁的紫宸闻言便道:“劳烦慕君上神回禀天君,紫宸身体不适,不能赴宴。”

    “为什么不去?当然要去!”瑶音大急,脱口而出。慕君紫宸皆是一惊,只有雪卿还面含笑意,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样。瑶音鼓着腮帮子,义愤填膺,形态就像个孩子,“天君设宴款待是大喜事,该让那些平日里欺负你的人看看,让天君给你长长脸。”

    慕君张大了嘴,朝她竖起大拇指:“看看,这就叫气量!完全不把帝姬放在眼里嘛。”

    紫宸有些无奈,“去可以,你要跟我一起。”

    “可以吗?我好像不在邀请之列吧?”瑶音看向慕君,慕君看了一眼雪卿,见他无所表示便怔怔道:“好像也没说不可以。”

    “那就这么定了。夫人,换衣服。”

    “好嘞。”瑶音满口应下。丝毫没觉得神态有异。慕君只觉得这夫妻二人都有些不正常,正常女人听到这事早就急得火冒三丈了吧?莫不是他们跟雪卿呆久了,所以脑子坏掉了?慕君扶额,祈祷今夜可千万不要出什么妖蛾子。

    傍晚,华灯初上,凌霄殿上一派喧闹。瑶音不戴任何首饰,以一身素服赴宴,却更显得美艳绝伦,一路上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就连与她同席而坐的紫宸也好几次心猿意马,盯着她的脸发呆。

    台阶之上,天君的位子空着,空青太一要等众神列席后才会出现。而帝女风摇筝则早早来到,一身锦衣华服,高贵冷艳,端坐在帝位旁。如今三殿只剩慕君一人,于台阶下独自落座的便是他。雪卿由于被贬,于是被分配到与紫宸共用一席。

    “天君到——”神官敲响了钟声。大殿上众神俯首,除了雪卿。他就像没事人一样自顾自的饮酒,旁若无人。

    “众仙家免礼,平身。”

    “谢君上。”众神起身入席。

    瑶音忍不住讥讽雪卿,“你都不是白帝了,还敢这么嚣张?”雪卿浅酌了一口,头也不抬,“白帝只是虚名,重要的是实力。拜天拜地拜帝君,可惜,他只是个代理。”

    “真够自大的。”瑶音横了他一眼,小声嘟囔着,“若是我父王为天君,定然拆了你的骨头。你可别学他。”说着看向紫宸,只见紫宸面色疑惑,正盯着天君若有所思。

    “你在想什么?”

    “我好像见过他。”

    雪卿侧目,睨了他一眼,“天君从未召见过主神,你在哪里见过?”

    紫宸思索半晌,才确定道:“碧水边,柳树下,他是那日受重伤的老翁。”

    “是吗?不会吧,”瑶音打着哈哈,“好巧。”

    紫宸眯着眼看向瑶音,“夫人,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有,绝对没有。”

    “那你为何坚持让我去帮他?”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何况助人为乐是传统美德,我们该发扬美德。”瑶音心中惴惴,眼看就要编不下去了,这时天君却发话了。

    “紫宸何在?”

    紫宸闻言起身行礼,恭恭敬敬道:“紫宸参见天君。”

    “好,真是年少有为。”空青太一捋了捋胡子,盯着紫宸迟迟没有下文,确切来说,是盯着他的头发。紫宸不急不躁,也便这样站着。大殿上没有人说话,静得连瑶音的呼吸声都能听得清。

    “父神,”风摇筝嗔怪,“你怎么能让人家就这样站着?”

    空青太一这才缓过来,笑道:“爱卿免礼,快坐下。”

    “谢君上。”紫宸重新落座,瑶音立刻在桌下握住他的手,原以为他会有所焦急,却不想他脉搏平静,并无波澜。

    慕君清了清嗓子,“紫宸,回去后把头发染一下,你这样影响不好。”

    “诶,银发是骄傲,何须遮掩?”天君打断道:“这么多年,本君只见过一人有银发,你们可知晓,他是谁?”

    “谁呀?”

    “你见过么?”

    “没有,听都没听过。”

    众神议论纷纷,却无一人得出结论。

    “不知道很正常,本君也只见过一次,”空青太一叹了口气,“创/世神君帝宴羽化时便是满头银发。他曾说过,银发是地位的象征,也是力量的佐证。可见紫宸修为之高,应当不输帝宴了。”

    话音刚落,众神哗然。风摇筝看向紫宸的目光愈加火辣,恨不得要将他吞下肚一般。

    “紫宸惶恐,不敢与帝宴争辉。”

    “少年莫谦虚,初生之犊不畏虎,你这般年纪就该是年少气盛的模样,太老练沉稳也未必是好事,”空青太一笑呵呵的直点头,突然话锋一转,看向瑶音,“这位是?”

    “这是我的妻子。”紫宸回握住她的手,让她更加贴近自己。风摇筝脸色一沉,目光凶狠,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瑶音现在已经千疮百孔。

    “模样真俊,”空青太一点了点头,看不出喜怒,“瑶音家中可还有亲人?”

    “回君上,还有家父。”

    “不若将令尊一同邀上离恨天来,一家人共享天伦岂不甚妙?”

    瑶音低头,婉言拒绝:“家父经商,还有一间茶馆需要经营,脱不开身。何况,只要心中有对方,距离并不是问题。”

    空青太一抚了抚胡须,笑道:“落落大方,不卑不亢,确是出人意料。这样的气度出于凡人之身,着实令人惊讶。”

    “天君谬赞了。”瑶音起身,恭敬一礼。

    “爱卿不必多礼,坐下说,今日就是聊聊家常。”空青太一止不住的点头,称赞之一溢于言表。大殿上,众神侃侃而谈,无非是三界的各种问题。而风摇筝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紫宸,要看都要瞪出来了。

    瑶音很不爽,一桌子美食吃起来如同嚼蜡,胸闷难当。两个时辰后,天君宣布退席。“众神礼敬,退席。”随着神官一声令下,瑶音如蒙大赦,拉着紫宸就往外走,却不想被天君单独留下了。

    “五日后,是本君的生辰,爱卿便来寒衣殿小聚一番,与吾等老骨头联络联络感情。”

    瑶音心下没好气,低头腹诽。哼,老骨头?我看你们一个二个都是老狐狸。

    紫宸闻言也是一惊,“紫宸惶恐。”

    “惶恐什么?”风摇筝走上前,“我父神从不办生辰宴,今次为你开了先河,难不成你想拒绝吗?”

    “紫宸不敢。谢天君厚爱。”

    “那,到时见了。”风摇筝嫣然一笑,眼神直接从瑶音头上略过,就像没有看到这个人,而看向紫宸的眸子里却带了些许娇嗔。那是瑶音十分熟悉的眼神,从前她看慕君就是这样的神情。

    瑶音侧目,幽幽道:“我不喜欢她的眼神,很不喜欢。”

    “以后不看她便是,乖。”

    “嗯。”

    这顿饭吃得十分不舒服。瑶音便挽着紫宸的手在林荫道上散步消食。这时,二人突然闻到一阵淡淡的桂花香,花香四溢,香气扑鼻。瑶音的肚子便适时的传来咕噜声。

    “好想吃父亲做的月桂饼。”

    “没吃饱吗?”

    “我哪吃得下?气都气饱了。”

    “还在生风摇筝的气?”

    瑶音摇了摇头,“我生你的气,都怪你,救了风摇筝,现在她眼睛里只有你了,你看到她的眼神没?恨不得把你吃了。”

    紫宸叹了口气,柔声道:“我是为了救你,风摇筝若出事,天君定饶不了你。也罢,是为夫处理不周,让夫人受委屈了,请夫人责罚。”

    瑶音噗嗤一笑,“责罚就算了,不如你陪我去凡间探我父亲罢。”

    “探父是假,吃饼才是真罢?”紫宸刮了刮瑶音的鼻子。瑶音不服,“当然不是,探父吃饼都是假,我就是想让父亲见见你。把心爱的人带给父王看,才是我最大的骄傲啊。”

    “父王?”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