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8.Chapter 108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早晨, 光影变幻,阳光洒落在被单上时,甄理嘟囔了一声将头埋入隋遇的胳肢窝。

    皮肤之间毫无阻隔的接触让人觉得既温暖又安心,甄理下意识地抬腿在隋遇的小腿胫骨上来回摩挲, 就像她每天起床时摩挲床单一般,这是她起床前的习惯。

    渐渐的意识回笼, 甄理才想起来她昨晚好像做了个很重要的决定,也是很冲动的决定。

    甄理裹着床单坐起身, 看着因为被单被扯走而露出腹肌的隋遇, 她没开口。

    隋遇也没开口,但眼里的光却很慑人,甄理猜测如果这会儿自己跟隋遇说昨晚只是一时冲动,他肯定会杀了自己。

    好在她也算是个诚信的人,哪怕是自己冲动时才挖的坑,这会儿也就只能毅然决然地跳了。

    “早安。”甄理以手压在胸前的被单上, 倾身吻了吻隋遇的下巴。

    隋遇的眼神这才柔和了下来道了声“早安”,正要回吻过去, 却见甄理已经跳下了床。

    “我今天还要上班, 有很多事情。”甄理站在浴室门口解释道。

    隋遇点了点头。

    浴室的镜子里,甄理浑身都是密密麻麻的印迹, 她昨晚可没喝酒,明明记得后来自己睡着了, 这些痕迹肯定都是隋遇后来添上的。

    好在隋遇还算知趣, 放过了她锁骨以上的部位, 否则她连衣服都不好穿了。

    只是肚子上那圈形似心型的吻痕是什么恶趣味?

    甄理冲了凉,换了衣服下楼找隋遇算账。

    她衬衣的纽扣没扣,白色bra像道风景线时隐时现,隋遇伸手关掉火源,立在岛台边欣赏难得一见的美景。

    甄理可不是来让隋遇饱眼福的,她指着自己的小腹上的心形怒瞪着隋遇。

    隋遇端详了片刻道:“你是嫌弃不够对称吗?”

    气结。

    “我是让你以后不要有这种恶趣味。”甄理开始扣衬衫纽扣。

    隋遇从背后卷起甄理的衬衣,手指在她腰窝处流连,“后面的你没看见吗?”

    “什么?”

    隋遇将甄理推到镜前,让她侧身去看背上的痕迹,也是一圈心形,“很对称的,我弄了一个晚上。”

    很明显的,隋遇昨晚失眠了,才会这般无聊。

    下班的时候,隋遇去接甄理,路过银行时,略停了停。

    “怎么了?”甄理奇怪地问。

    隋遇从座椅旁边拿出一个存钱罐来,在甄理面前摇了摇,里面装的是甄理那一个欧元的“□□钱”。

    “今晚是不是可以大方点儿?”隋遇问。

    甄理没有矫情地下车去取了钱,然后拉住隋遇的皮带,全部塞进了他裤腰里,“不是我不大方,我是怕你精力不济。”

    隋遇一边将钱装进存钱罐里一边乜斜甄理道:“一会儿你别求饶。”

    “呵。从来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甄理回道。

    “你等着。”隋遇一脚踩了油门。

    只不过甄理是出了名的记仇,她任由隋遇将车开到接近酒店时,才伸手搭在隋遇握着方向盘的手上,“我今天没什么心情。”

    她没心情是情有可原并理由充分的,就是隋遇也没法发脾气。

    只是车速被他明显地降了下来,过了片刻才道:“晚餐想吃什么?”

    “出去吃吧,你今天不是收钱了吗?”甄理故作惊讶道,“你还真以为那是□□钱呢?”

    一整晚隋遇的情绪都不是很高,虽然处处温柔体贴,但也能明显感觉到欲求不满的怨气。

    甄理倒是吃得很愉快,谁让前几天隋遇高价吊起来卖,这就叫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只不过甄理身为女人,虽然也会有需求,但并不强烈,并不能理解男人为了那种事而抓心挠肺的心情。

    半夜里隋遇摸进甄理的房间赖着不走,“今天我们搞试享服务,免费服务,不用你掏钱怎么样?”

    “不怎样。”甄理推开隋遇的头道。

    他头虽然离开了,但手脚却一点儿都没停住。

    甄理惊呼道:“你这是打算强买强卖?”

    “我已经一年多没开过张了,你再不照顾生意,我就得失业了。”隋遇在床上的脸皮明显增厚了三寸有余。

    甄理摸了摸隋遇的脸,叹息道:“美人迟暮啊,怪不得现在的女人都爱小奶狗。”

    隋遇用甄理的手指磨了磨牙,“小奶狗是吧?没断奶的那种?”

    这叫自作孽不可活。

    隋遇哪怕光是为了证明宝刀未老,也得弄死甄理不可。

    甄理笑着、尖叫着躲闪着,气喘吁吁地道:“你不是瞧不起我们B cup吗?”

    “是瞧不上,但总比没有强。”隋遇捉着甄理的手不让她乱挠,“我们儿子以后还指望她当粮仓。”

    情侣之间的花枪,外人看着牙酸,自己说得却是有趣。

    甄理是在二楼睡下的,早起时却是从一楼的床上醒来,她揉了揉脑袋,还有些没回过神来,后来才想起,二楼那床单被他们弄得没法睡了,这才转战到一楼来的。

    甄理拿过床头的淡盐水喝了一大口,才稍微清醒了一点儿,只是她手上一晃而过的亮光是什么东西?

    “怎么没等我来吻醒你?”隋遇从外面走进来道。

    甄理伸出左手举在隋遇面前,冷着脸道:“这是什么?”她脸上明显的风雨欲来,就等着隋遇答话了。

    “年卡。”隋遇道。

    “年卡?”甄理可没见过钻戒做的年卡。

    “嗯,有年卡,以后照顾生意都可以给你打一折,生日月全免费,节假日还有赠送活动。”隋遇吊儿郎当地道。

    “你骗鬼呢。”甄理说着就开始准备将戒指取下来。

    隋遇上前握住甄理的手道:“我只是表明我的态度,理理,并不是催你结婚的意思。我们即将回国,你总得先给我个名分是不是?”

    “什么名分?你不是包年服务的公关吗?”甄理装傻道。

    “别装傻,这一回去,只怕各种情敌又要浮出水面,我这也是替你挡去不必要的麻烦,好让你安心工作。”隋遇的谎话不打草稿就来。

    “有你这个男朋友难道还能够挡麻烦?”甄理道。

    隋遇自嘲道:“男朋友随时都能换,能挡什么麻烦?”

    甄理低头把玩了一下那枚造型有些奇特的钻戒道:“如果真想换,一枚戒指能顶什么用?”

    “所以说是年卡,你既然定了包年服务,这一年总得到头吧?否则多不划算?”隋遇笑道。

    这人插科打诨,总之甄理手上的戒指最后就是没能顺利取下来。

    因为刚说着话,甄校长就打电话过来了,甄理自然顾不得再跟隋遇耍花腔。

    甄校长的效率很高,说是 A大人事处处长约她回国面谈,到时候他也会作陪。

    甄理说了声“谢谢”,回头看向隋遇,“我们要回国了。”

    德国这边的事情甄理都处理好了,离开时虽然有小小惆怅,但更多的却是回去的欢喜。

    她是个家乡宝,不管走到哪儿,最想的都是家。

    回过头去看,甄理都不敢相信自己会离开那座城市七年有余。

    罪魁祸首就坐在面前,世事难料,还真是打脸。

    甄理又开始咬自己的右手小手指,看着左手无名指的小钻戒只觉碍眼,依稀记得方锦媛那颗鸽子蛋可是大了不少呢。

    她虽然觉得事出有因,以隋遇的情商不至于做出这么弱智的事情,但还是忍不住讽刺道:“这戒指几克拉的呀?你是不是要破产了,成日无所事事,这钻石小得都要用放大镜来找了。”

    这话当然是夸张,虽说钻石的确不大,但一、两克拉应该还是有的。

    “庸俗,钻戒的价值可不光是看它的克拉数。”隋遇捉着甄理的左手道:“你看,你手指纤细,戴这种大小的钻戒刚合适,真要换成鸽子蛋了,就跟……”

    隋遇顿了顿道:“你能想想,你这身段如果长成F cup是个什么情形吗?”

    隋遇说完还在自己胸前比了比。

    甄理被他逗得歪在飞机上的沙发里狂笑。

    笑够之后,甄理才坐直身道:“我就是庸俗怎么了?我如果真长了F杯,你是个什么情形?”

    隋遇想了想道:“那我立即给你换个鸽子蛋。”

    “哼。”甄理说着就去取戒指,“我不要了。”

    隋遇握住甄理的手道:“你光看见这枚钻戒的小了,它是从夏娃之心上切割下来的。”

    “夏娃之心?”甄理毫无概念。

    钻石虽然年年都有产出,但是高品质大钻却是十分稀有的,通常只有通过拍卖才能得到。

    夏娃之心是去年隋遇委托卿让让帮他拍下的,总重量是103克拉。

    甄理虽然对钻石这种奢侈品不太了解,但基本概念还是知道的,肯定是越大越贵,“为什么要用夏娃之心去切割啊,你这是钱多了烧的?”

    隋遇道:“因为我早就料到你肯定会问出跟今天类似的问题,女人的虚荣心啊……”隋遇剩下的后半句被甄理给掐在脖子里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