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0.别妥协(修改部分情节设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赵翠还来不及开口,那边正在磨豆的陈大牛便沉着脸抢在她前面开口了:“娘,这事别想着妥协,至于梁家饭馆那儿有我,不会出事的。”

    赵翠与他说了这几日发生的事,所以他能猜到赵翠与张氏说的是什么。

    他深知张氏的性子,这会儿说起这事,怕是有些承受不住想要妥协了。若真妥协,那陈柱子怕是得得寸进尺,爬到他们头上来了!

    “再说赵翠也将那样的话放出去了,你如果妥协,叫她日后如何做人?”

    众人都说他很能忍,什么事都忍得下来。这话说的没错,即便被割肉挑筋他也能咬紧牙关忍下来,可这是在他认知范围内能忍的,在认知范围内不能忍的,他又怎会忍?

    当年村里人因他父亲早早去世,村里人欺负他们一家人,她娘总叫他忍,可他如何能忍下来?

    如今他娘与他的媳妇并未做错事却被众人手指着谩骂,还叫他将挣钱的法子拱手相告那些人?抱歉,他的心胸实在没有那么宽广。

    “大牛……”张氏叹道。

    陈大牛头也不抬地磨着豆:“娘,你别怕,家里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们。”

    赵翠也劝道:“娘,咱们不能这样,这样那些人会认为咱们家好欺负的,今儿让他们如愿了,下次指不定会做出更过分的事情来。”人都是得寸进尺,不知足的。

    “他们口口声声叫我将法子告诉他们同富贵,可是娘你想想,他们那些人,他们家得了好东西的时候,有想过和我们分享吗?为什么到了我们家,却不得不将好东西交出来和他们分享,这不合理。我们不能这样被欺负。”

    张氏并没有因为赵翠这话而释怀,心里依旧担忧着,但儿子和儿媳妇都站在一边,没人支持她,她自知自己说再多也没有用,索性再度叹了口气,也没再多说什么。

    见她一脸惆怅,赵翠于心不忍,可她也知道在这些事情上面必须坚持,不能纵容,不然他们家永远都只能在原地踏步。

    翌日半夜,陈大牛便与一同上山打猎的汉子们从村里出发了,陈大牛反悔了,想叫赵翠在家里好好歇息,因为她这两日连续半夜往镇上跑,精神看起来很是不好。可赵翠不同意,一来陈大牛没有去过梁家饭馆,也没和里面的人打过交道,叫他去,她有些不放心。

    所以在赵翠软硬兼施下,陈大牛只得妥协,将她带去了。

    去的除了赵翠都是大男人,加上陈大牛一共6个。牛车共有两辆,一辆拉着两头野猪,另一辆拉着一头野猪和剩下的人。6人商量好了路上轮流赶牛车,这样好替换着休息。

    陈大牛被安排在最初那段路,赶完之后便与赵翠坐在一起。赵翠刚开始还能好好地坐着,后来就有些扛不住了,又有陈大牛这个大型人肉靠垫,身子靠着他,不由自知便慢慢睡了过去。

    当感觉有软软的身子靠过来,原本也有些困的陈大牛登时一个激灵,睡意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略略垂下眼看向赵翠。

    今夜的月亮依旧明亮,银辉柔和地映在赵翠的脸上,她的呼吸轻浅,有少许碎发垂在脸庞旁。许是因为伤好了,气色比以往要好上许多,没有那么蜡黄了,白皙了不少,也有了些红晕,说实话,陈大牛活了二十多年,还从未见过像赵翠这般好看的女人,他甚至有些疑惑一个人的脸怎么可以长得那么好看?

    他一时间有些发愣,愣过之后心中不由感慨这个世界还真是奇妙,若没有那场山体滑坡,赵翠是否还与从前那般?想到从前的赵翠,又想起躺在床上可怜兮兮的赵翠,他的眼神暗了暗。视线再度落到赵翠脸上,原本僵直的手臂挪了挪,小心翼翼地环住赵翠,叫她能睡在他的怀里,这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